• <acronym id='kjr7'><em id='kjr7'></em><td id='kjr7'><div id='kjr7'></div></td></acronym><address id='kjr7'><big id='kjr7'><big id='kjr7'></big><legend id='kjr7'></legend></big></address>

      <span id='kjr7'></span>

      <i id='kjr7'><div id='kjr7'><ins id='kjr7'></ins></div></i>
      <ins id='kjr7'></ins>

    1. <tr id='kjr7'><strong id='kjr7'></strong><small id='kjr7'></small><button id='kjr7'></button><li id='kjr7'><noscript id='kjr7'><big id='kjr7'></big><dt id='kjr7'></dt></noscript></li></tr><ol id='kjr7'><table id='kjr7'><blockquote id='kjr7'><tbody id='kjr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jr7'></u><kbd id='kjr7'><kbd id='kjr7'></kbd></kbd>
          <i id='kjr7'></i>

        1. <fieldset id='kjr7'></fieldset>

          <code id='kjr7'><strong id='kjr7'></strong></code>
          <dl id='kjr7'></dl>

            浙江开什么蛋糕店好-1j3nah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菲尔蒂蛋糕|源自欧洲蛋糕贵族|只给最重要的人
             庐阳  ,科学岛  。

             华科院物质研究所  。

             站在研究所主任的办公室里 ,盛宪富将一份辞呈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后退了半步  ,看着脸上错愕的老领导  。

             “我是来辞职的  。”

             被这份辞呈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老领导不敢相信的看了眼桌上的那份辞呈 ,又看了看眼前的盛宪富  。

             “辞……辞职  ?”

             “是的 ,”点了点头  ,盛宪富知道递出这份辞呈的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  ,用平静的口吻继续说道  。

             “你知道我是研究仿星器的  ,这个机会很难得 ,错过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知道您不想在周院士和陆教授两个人之间选边站  ,如果我执意要去  ,所里肯定会为难  。既然如此的话  ,我辞职就没问题了吧 。”

             老领导摇了摇头:“你这是何必呢 ?不管周院士的做法对不对  ,那也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 ,掺合这种事情  ,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

             看着那份辞呈  ,他叹了口气 ,说道 。

             “辞呈先放我这里 ,你再考虑几天  。”

             盛教授的才华他是欣赏的  ,不愿意看到这位前途大好的研究员就这么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所以才会出言挽留  。

             若是别人的话  ,他可能都不会多说一句  ,走了也就走了 。

             盛宪富摇了摇头:“不用考虑了  ,该考虑的  ,来这里之前我就考虑好了 。”

             没有时间考虑了  ,再过一个星期  ,访问团差不多就要出发了  。

             看到盛宪富脸上坚决的表情 ,老领导没再说什么  ,在辞呈的末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拉开抽屉拿出了公章  。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  ,我也不再说什么了  。”

             “你的辞呈我批准了  ,自己去人事部走程序吧  。”

             向老领导微微点头 ,盛宪富从桌上收起了这份辞呈 。

             “谢谢  。”

             留下了这句话  ,他便转身向办公室的门外走去  。

             ……

             湳华大学那边的合作谈的很顺利  ,对于陆舟提出的邀请 ,李昌夏教授几乎没有多做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

             不过与此同时 ,他也提出了一个要求  ,希望能够保留湳华大学这边的职务  。

             这不仅仅是他本人的要求  ,也是这支研究团队其他几名研究员的诉求  。

             对陆舟来说  ,他们提出的要求其实也很好解决  。

             再次找到吴校长  ,在陆舟许诺将湳华大学列入STAR仿星器项目的合作研究单位之后  ,这位校长如他预料中的那样  ,很爽快地便将这件事情答应了下来 。

             虽然名义上是湳华大学的明星科研项目  ,但事实上  ,除了国内第一台仿星器这个噱头之外 ,H1-Heliac并没有给湳华带来额外的好处  。

             无论业内人士是个什么看法  ,就外行来看  ,可控核聚变这个概念还是太遥远了 。也正是因此  ,湳华大学这边能够给予李昌夏教授的支持并不多  ,还不如让他们以湳华大学派遣专家的身份加入到STAR仿星器项目组中  ,在这10亿美元经费的支持下  ,说不准到时候还真能做出什么大成果出来 。

             而到了那时候 ,作为合作研究单位的他们  ,毫无疑问也能跟着沾光 。

             湳华大学这边搞定了 ,陆舟没有在湘省这边多做停留  ,次日便赶回了金陵  ,开始为派遣前往德国马普学会的访问交流团队做最后的准备  。

             包括李昌夏在内的五名正式研究员和十余名副研究员  ,再加上潘院士东拼西凑帮他找来的几名可控核聚变领域的教授  ,STAR项目组终于凑齐了一支拿得出手的访问团队  。

             不过就在这时  ,倒是发生了一件令他意外的事情 。

             原本陆舟已经基本不指望从周院士主导的ITER华国项目组那边获得帮助 ,结果庐阳科学岛那边依然还是来了一名专家  。

             虽然他现在已经辞职了……

             在金陵高等研究院的办公室 ,陆舟见到了这位从庐阳赶来的仿星器专家  。

             “盛教授  ,幸会啊  。”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  ,陆舟走上前去  ,笑着伸出了右手  。

             “该说幸会的是我 ,”握住了陆舟的右手晃了晃  ,盛宪富笑着说道 ,“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教授了  。”

             不只是物质研究所的职务  ,因为以后要长期在金陵这边工作 ,考虑到各种方面的因素  ,在来这里之前  ,他将科大的教职也一并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