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snv1'></i>

      1. <i id='snv1'><div id='snv1'><ins id='snv1'></ins></div></i>
      2. <tr id='snv1'><strong id='snv1'></strong><small id='snv1'></small><button id='snv1'></button><li id='snv1'><noscript id='snv1'><big id='snv1'></big><dt id='snv1'></dt></noscript></li></tr><ol id='snv1'><table id='snv1'><blockquote id='snv1'><tbody id='snv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nv1'></u><kbd id='snv1'><kbd id='snv1'></kbd></kbd>
      3. <fieldset id='snv1'></fieldset>
        1. <dl id='snv1'></dl>
          <ins id='snv1'></ins>

            <span id='snv1'></span>

            <acronym id='snv1'><em id='snv1'></em><td id='snv1'><div id='snv1'></div></td></acronym><address id='snv1'><big id='snv1'><big id='snv1'></big><legend id='snv1'></legend></big></address>

            <code id='snv1'><strong id='snv1'></strong></code>

            多密诺蛋糕店怎么样-yitp3l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菲尔蒂蛋糕|源自欧洲蛋糕贵族|只给最重要的人
             这趟飞机  ,大概是陆舟有史以来坐的最累的一次  。

             也是最漫长的一次  。

             拖着行李箱  ,一脸疲惫地走下了飞机的舷梯  ,陆舟捏了捏有些酸涩的眉心  ,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

             仔细想想  ,这似乎是他从小到大遇到的第一次表白 ?

             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学生……

             果然 ,帅也是一种罪过吗 ?

             看着一脸疲惫的陆舟  ,等候在舷梯外的王鹏愣了一下  ,立刻上前从他的手中接过了行李箱  。

             “时差没倒过来吗 ?”

             陆舟打了个哈欠  ,随口说道:“不是没打倒过来 ,我是根本就没睡……”

             王鹏表情诧异地看着陆舟  。

             “没睡  ?那这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你是怎么打发掉的  ?”

             能睁着眼睛把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坐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也是相当的牛逼了 。

             “在想一些事情……不说这些了  ,”敷衍地结束这个话题  ,陆舟轻咳了声继续开口说道  ,“直接送我回钟山国际  ,我现在只想睡觉  。”

             王鹏点头:“好的……要我扶你一把不  ?”

             陆舟:“……那倒不必了  。”

             ……

             回国之后 ,陆舟立刻投入到了可控核聚变的项目中  。

             参照他此前发表的那篇关于仿星器内等离子体湍流模型的论文  ,金陵大学软件院和物院的教授终于完成了等离子体控制方案的编写 。

             而差不多也就在同一时间  ,超算的搭建也一并完成了  。

             超导线圈的问题已经解决  ,主控计算机与控制方案的问题也一并解决了  ,现在需要他做的事情  ,也只剩下了一件 。

             那便是实验 。

             经过了开会讨论  ,陆舟敲定了下一次实验计划  ,以及到实验当天为止各研究单位的工作时间表 。而下一次实验的时间 ,也最终被确定在八月二十号 。

             虽然并不打算干什么危险的事情  ,但陆舟还是就即将展开的实验 ,向金陵市政府进行了报备  。

             结果令他没想到的是  ,本来是一次很普通的实验  ,最后搞的却像是戒严似的  。

             八月二十号的当天  ,紫金山脚下 ,STAR仿星器研究所外 。

             看着停在研究所门口的那辆装甲车和直升机  ,陆舟轻咳了一声  ,和向他走来的戴团长说道  。

             “要不要这么夸张  ,又不是核试验  。”

             戴团长笑了笑说:“还请陆教授不要紧张 ,我们也只是以防万一 。军区首长专程打电话向我交代了  ,要是发生了意外 ,设备可以不要  ,但人一定得带出来  。”

             而且真要发生了你想象中的那种意外 ,凭这玩意儿也跑不掉啊……

             聚变反应的中子束和裂变反应的伽玛射线还是有区别的  ,在中子束的面前 ,什么装甲都和纸糊的一样  ,也就跳水里还稍微管用点……虽然用处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

             陆舟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必须得再次说明一下  ,可控核聚变是安全的  ,和二炮的那个聚变不是同一种东西  。”

             戴团长脸上笑容不改:“我知道  ,我们就是以防万一  。”

             陆舟:“……”

             见戴团长如此坚持 ,陆舟也就随他去了  。

             反正一辆装甲车和一架直升机停在外面也不怎么占位置  。

             穿过了隧道口的门禁  ,陆舟在戴团长和他的警卫员的跟随下  ,踏入了嵌入在山体中的实验室内  。

             比他来的要早的多  ,研究所里的工程师和研究员们  ,已经工作在各自的岗位上了  。

             除此之外 ,陆舟还看到两位穿着便装的男女  。

             在看到陆舟之后 ,那个年轻的女人眼睛一亮 ,立刻向这边走了过来  。

             “陆教授您好  ,我是金陵日报的记者吴青青 ,这位是我的助手张安  。”

             扛着摄像机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露出了灿烂地微笑  ,“陆教授您好  !”

             微微皱了下眉 ,陆舟没有看这两人 ,而是看向了在现场指挥的盛宪富:“你怎么把记者给请来了 ?”

             盛宪富一脸无奈地说道:“这真不是我请来的  ,一大早我就看他俩等在门口了……我还以为是您请来的  。”

             见陆舟似乎并不喜欢他们站在这里  ,吴青青立刻解释道:“和盛教授没有关系 ,是金陵市政府邀请我们来这里做现场采访的……如果我们打扰到您的研究了的话 ,我们也可以现在就出去 。”

             陆舟叹了口气:“算了  ,你们来都来了  ,想留着就留着吧 。不过一会儿实验开始了之后  ,我希望你们能保持安静  。不要发出声音 ,也不要四处走动 ,更不要打电话 。还有  ,如果想拍照的话  ,最好趁现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