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万达蛋糕店萨什么-lpa8h4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菲尔蒂蛋糕|源自欧洲蛋糕贵族|只给最重要的人
 停住脚步,陆舟向叫住自己的那人投去了询问的视线。

 “你是?”

 “米希尔·本德鲍尔,Tri-Alpha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走到了陆舟面前,本德鲍尔伸出了右手,面露微笑说道,“很高兴能在这里遇上你。”

 Tri-Alpha?

 陆舟饶有兴趣地抬了抬眉毛。

 可控核聚变领域大名鼎鼎的三阿尔法公司,他还是听说过的。

 作为由民间资本控股的商业可控核聚变公司,这家企业背后的大老板是一直有着“清洁能源情结”的互联网企业——谷歌。

 为了让在Tri-Alpha公司在C2-U机器上进行的实验取得更快的进展,谷歌还利用自身在信息技术上的优势,为他们量身定做了一套“验光师算法”,通过更高效的人机交互方案,来帮助核聚变实验更有效地产生实验所需的等离子体。

 不只是老东家牛逼,Tri-Alpha自己也很争气,独立研发了一套名为“场反向配置(FRC)”的装置。这种装置的外观看起来像是一个长圆柱体,中间连接了几个类似小圆柱仓的装置,可以比传统微波加热装置更迅速地提升等离子体温度。

 毫无疑问,无论是验光师算法还是场反向配置装置,在可控聚变领域都属于黑科技了。

 只不过陆舟总觉得,他们似乎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奇怪的地方。

 毕竟无论是先进的人机交互方案,还是更快的提升等离子体温度,都不是可控核聚变所面临的技术瓶颈。

 握住他的右手晃了晃,陆舟开口说道:“同样很高兴能在这里遇上你……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本德鲍尔笑着说道:“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看向了旁边的李昌夏教授,陆舟将行李箱的握把递给了他。

 “麻烦你了。”

 李昌夏教授笑着说:“没事,那我就先上楼了。”

 陆舟:“嗯,我随后就到。”

 短暂的分开之后,陆舟随着本德鲍尔的脚步,来到了酒店旁边的咖啡厅。

 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之后,本德鲍尔随手拿起了菜单。

 “要来点什么吗?”

 “摩卡就好。”

 “一杯摩卡,一杯黑咖啡。”

 “好的先生们,”在小本子上快速记下,服务员收起了菜单转身离去。

 没过一会儿,咖啡很快端了上来。

 看着放在桌上的咖啡,陆舟靠在了椅子上,用闲聊的口吻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打算和我聊的是什么事情了吗?”

 十指在桌子上交叉,本德鲍尔感兴趣地看着陆舟说道:“听说你对核聚变研究感兴趣?”

 陆舟点头:“没错,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课题,也足够有意义。”

 本德鲍尔:“我可以问下是精神上的意义,还是金钱上的意义吗?”

 陆舟:“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端起咖啡抿了口,像是被苦到了似得挤了挤眼睛,本德鲍尔往杯子里扔了两块方糖,看向陆舟继续说道,“如果是后者的话,为什么不考虑和我合作呢?”

 “哦?”

 “不管是10亿还是20亿美元的经费,那都是别人的钱,不是你的。但如果咱们联手的话,我们可以把企业做大,然后上市。就算是100亿,乃至是1000亿,都是可以想象的。”

 “我的提议如何?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奖得主,被称为天才的陆教授,”说到这里,本德鲍尔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至少能分到5%的股份,而它的价值将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这是……

 想拉自己帮忙站台?

 听到这个要求,陆舟笑着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我原本以为你打算和我聊聊FRC装置的事情。”

 “谢谢你的咖啡,但很抱歉,这个忙恐怕我帮不了你。”

 显然没有料到陆舟会拒绝的这么干脆,本德鲍尔微微愣了下。

 眼看着陆舟站了起来,他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

 陆舟摇了摇头:“华国有句古语,道不同不相为谋。”

 诧异地看着陆舟,本德鲍尔用不敢相信地语气说道:“你该不会……真指望能把核聚变做出来?”

 陆舟:“关于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公司里的研究员?我相信他们会从专业的角度,给你一个严谨而可靠的答复。”

 “我不和他们讨论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回答总是一样。”本德鲍尔摇头道,“为十年后下注的人是天才,为二十年后下注的是蠢材。”

 陆舟笑了笑说道。

 “那么很不巧,我的回答也是一样的。”

 ……

 7月1日。

 国际可控核聚变交流会议,正式拉开了帷幕。

 在第一日的第一场报告会上,斐景倜和典慈历两个人吃过早餐后,打着哈欠来到了报告厅,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

 由于他们的导师余劲松教授临时有事来不了这里,所以在来这里之前,特地给他们布置了任务,不但规定哪几场报告会是必须听的,而且要求他们在会上做详细的会议笔记。

 所以,这场学术会议注定是不能像往常那样摸鱼了。

 很快,报告会开始了。

 在台上作报告的,是卡拉姆核聚变研究中心的博特姆教授,而报告的内容是一个关于等离子体相互作用实验中的新发现。

 两个人翻出了笔记本,不管听不听得懂,感觉是要点的部分总归全都记了下来。

 报告会大概进行到了一半,听的眼皮子直打架,斐景倜忽然压低了声音,和坐在他旁边的典师兄说道:“这半年来,我在刷论文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