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5en43'></i>
  • <tr id='5en43'><strong id='5en43'></strong><small id='5en43'></small><button id='5en43'></button><li id='5en43'><noscript id='5en43'><big id='5en43'></big><dt id='5en43'></dt></noscript></li></tr><ol id='5en43'><table id='5en43'><blockquote id='5en43'><tbody id='5en4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en43'></u><kbd id='5en43'><kbd id='5en43'></kbd></kbd>
  • <fieldset id='5en43'></fieldset>
      <i id='5en43'><div id='5en43'><ins id='5en43'></ins></div></i>
      <ins id='5en43'></ins>

        <acronym id='5en43'><em id='5en43'></em><td id='5en43'><div id='5en43'></div></td></acronym><address id='5en43'><big id='5en43'><big id='5en43'></big><legend id='5en43'></legend></big></address>

        <code id='5en43'><strong id='5en43'></strong></code>
      1. <span id='5en43'></span>

        <dl id='5en43'></dl>

            开蛋糕店需要办理什么资质-k3j5c1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菲尔蒂蛋糕|源自欧洲蛋糕贵族|只给最重要的人
             突降大雨的不只是爱丁堡 。

             仿佛是为了庆祝前些时候三十六万公里之外的成功一样 ,这一天纽约的上空也是云盖密布  ,不到上班时间便落下了瓢泼的大雨 。

             雨滴在路面上捡起两寸高的水花 ,踏着被积水填满的路面 ,一位穿着长风衣的男人穿过了石溪大学的校门  ,穿过了几条街道  ,一路走来了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 。

             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 ,惠特尔教授正背对着办公桌 ,看着窗外的这场雨陷入了沉思 。

             从今天一大清早来到这里 ,他便感觉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了  ,然而无论他怎么回忆  ,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

             无意识地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就在这时  ,他忽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于是便将办公椅转了回去  ,开口说道  。

             “请进  。”

             门推开了  。

             一阵潮湿的空气吹入了屋中 ,看着站在门口被淋成落汤鸡的那人  ,惠特尔教授差点没把手中的咖啡给泼出去  ,诧异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

             “布罗维奇教授  ,您这是怎么了  ?  !”

             站在他面前的这位 ,正是布鲁克海文科学学会的会长  ,同时也是分管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物理研究所的负责人  。除此之外他还是石溪大学的物理学教授、美国科学院的院士、准诺奖级学者……但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

             布罗维奇教授看了站在面前的同僚一眼 ,想到彼得·希格斯教授寄来的那封邮件  ,脸上不禁浮起了一丝苦涩的表情  。

             喉结轻轻动了动  ,他开口说道  。

             “我们输了  。”

             “输……什么输了  ?您先进来坐吧  ,我给你找一件衣服换上 。”

             对于惠特尔教授的关心  ,布罗维奇没有说什么  。

             仿佛只是为了过来通知这个消息一样  ,他缓慢地摇了摇头  ,就这么转过了身去  ,向着走廊的另一头走掉了  。

             目瞪口呆地看着布罗维奇教授离开的方向  ,惠特尔教授的嘴巴微微张了张  ,最终还是没有出声挽留 。就在他心里满是不安地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心脏忽然骤然加快几分  。

             就在一瞬间  ,他忽然想到了  。

             “……IMCRC的报告会  !该死  !”

             他就说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

             眼中浮起一丝慌乱  ,他迅速奔回到了办公室中 ,通过邮箱和密码登陆了IMCRC的官网 。

             果然  !

             IMCRC的报告会就是今天 !

             如预期中的那样  ,报告会的视频已经同步上传到了服务器中  。

             当他点开视频看了十分钟之后  ,瞳孔骤然收缩  。

             让他震撼的倒不是陆舟白板上板书的那些内容 ,反正以他的水平也看不太懂  。

             而是坐在前排的那些物理学大牛们脸上凝重的表情  ,以及当那位陆教授宣布IMCRC关于名为“舟粒子”的重大发现时  ,全场响彻的掌声……

             心脏一瞬间跌到了谷底 ,差点没有弹回来 。

             惠特尔教授此刻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  ,有种快要晕眩过去的感觉  。

             他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

             但可以确定的是  ,这一定不是因为兴奋  。

             无论如何  ,他最担心的事情 ,终究还是发生了……

             ……

             无独有偶的是 ,就在与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相隔两百多公里外的雪城大学物理研究所 ,一位年龄将近跟年期的女研究员  ,嘴里正热情地问候着某个人的家人  ,暴躁地摔了键盘  ,吓得旁边的满脸莫名其妙的同事目瞪口呆  ,大气不敢喘一个  。

             而所有的这一切  ,似乎都仅仅只是由那场报告会所引发的“混乱”的一角  。

             在看到了同步上传到IMCRC官网的报告会现场录像之后 ,几乎所有关注着这项研究最新进展的学者 ,脸上纷纷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甚至于不可思议地惊呼  。

             一颗重量高达1.25TeV的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