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沅蛋糕店怎么样-0kgdnr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菲尔蒂蛋糕|源自欧洲蛋糕贵族|只给最重要的人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院长办公室。

 打扫卫生的女工为窗台边的吊兰浇过水之后,顺手擦拭了玻璃窗上的灰尘。

 手脚麻利地做完了这些工作,她提起了水桶,向办公室外走去。

 在离开之前,她有些意外地看了坐在办公桌后的彼得·萨纳克教授一眼。

 虽然对于学术上的事情她不是很了解,但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总是很严肃的老人,在人前露出为难的表情。

 当然了,虽然他就任院长一职,也不过是五六年前的事情……

 坐在办公桌前沉默了一会儿,满头白发的老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年轻人,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人提议将你纳入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终身研究员的团队。我知道现在说这个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但……你真的不再考虑下吗?”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每个研究学院都有一支小规模的终身研究团队,组成这支团队的学者都是世界最一流的学者,而他们所从事的研究也都是各领域中最尖端的研究。

 在学术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终身研究员的身份不仅仅意味着研究经费和生活水平的保障,更意味着至高的荣誉。

 目前数学学院的终身研究员只有十人,陆舟的导师皮埃尔·德利涅教授便是其中之一。如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快的话也许就是今年,慢的话也不过两三年,他便能成为第十一个。

 不过……

 陆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我已经考虑了半年。”

 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前,他在国内能获得的资源远远比不上普林斯顿这边,而在获得了诺贝尔奖之后,他在普林斯顿能得到的资源,就远远不是他在国内能获得的支持所能比拟的了。

 说他自私也没有错,毕竟他在做选择题的时候,确实是以“最佳的选择”为出发点去考虑问题的。

 听陆舟都这么说了,彼得·戈达德院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拉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申请表。

 “是吗?既然你已经考虑过了,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为国家服务,为世界服务……这本来便是普林斯顿的校训,我认为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将这张申请表轻轻地放在了办公桌上,彼得·戈达德院长像是放下了重担似得,放松地靠在了椅子上,看着陆舟继续说道。

 “除了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研究员职务之外,还有普林斯顿大学的教职……我猜你这次回来应该是打算一并辞去了。”

 陆舟:“是的,一会儿我还要去趟拿骚堂。”

 戈达德院长笑了笑说:“记得替我向伊斯格鲁布教授问好。”

 从桌子上拿起了那份申请表,陆舟微微点头。

 “我会的。”

 离开了戈达德院长的办公室之后,陆舟没有在高等研究院做太多停留,径直前往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拿骚堂。

 相比起戈达德院长的不舍,伊斯格鲁布校长的反应到还算温和,或者说平静。

 在听完了陆舟辞职的意愿之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份规格差不多的表格。

 “……记得大概二十多年前,那时候我还是教务主任。法尔廷斯先生找到了我,告诉我他要回德国去了。我也曾挽留过他,但现在想想,其实根本没这个必要。这种选择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出来的,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

 推了推眼镜,他将表格递到了陆舟的手中。

 “没法留住你,是我们的损失。”

 说到这里,伊斯格鲁布校长停顿了片刻,用开玩笑的语气继续说道,“所以,为了弥补我们的损失,我希望你至少能在辞去教授一职的同时,接受荣誉教授的头衔。”

 接过申请表的陆舟微微愣了下,随即笑道:“这是我的荣幸。”

 ……

 刚离开拿骚堂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拿着两份申请表离开了这里,在回家的途中,陆舟走的很慢,甚至是稍微绕了点远路。

 这种心态大概就像一个即将远行之人,想多花一点时间在过去生活过的地方上吧。

 毕竟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对普林斯顿还是有不少感情的。

 在路过卡内基湖的时候,就在陆舟想着要不要久违地过去晚跑一会儿时,意外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湖边的长椅上。

 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他走到了自动贩售机的旁边,买了一罐运动饮料和一罐咖啡,向着湖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他靠近的时候,穿着蓝色运动衣的莫丽娜,正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珠。

 忽然间,一罐饮料出现在了她的视域之中。